かわちやん

“那条路如果从一开始就不曾经过我多好”

【纠缠不休】

“你他妈...给我抽女烟啊......”

谭小飞轻轻捏着这支纯白色的细长烟卷,在手里轻盈地打了个转儿。

“怎么,”谭小飞的视线转移到眼前青年的身上,四周昏昏暗暗,彩色的霓虹时不时在青年的脸颊上斑驳。他看着青年纯黑瞳仁里的亮光,像遥远宇宙里一颗孤独的恒星。

谭小飞回了神道:“彭泽阳,上了我就瞧不起我?”

“没有...”彭泽阳抿了抿嘴,有些局促,“我只是觉得,你最近抽得太多了,如果实在要抽的话,这种烟伤害小一点。”

“呵...看来我错怪你了。”谭小飞边坏笑着,边在青年嘴唇上快速地印下一个吻,换来青年一阵羞恼的干瞪眼。

看着青年有些气鼓的松鼠肌,谭小飞终于补上一句:“知道了,以后会少抽的。”

“那...我差不多要走了,妮妮还得洗澡睡觉。”

“下次把小丫头带来我见见。”

“好像没这个必要了吧。”彭泽阳有点怒了,声音提高了几分,语气也冷了下来。的确那天彭泽阳和谭小飞在酒吧都喝多了,谭小飞还算清醒,可彭泽阳尤其烂醉。他们回到谭小飞的住所,没把持住便来了个酒后乱性。

彭泽阳一直当谭小飞是朋友,哪成想这朋友一直想上他。当晚谭小飞见彭泽阳烂醉成这样,便色心大起,一个劲儿地撩拨逗弄他。起初彭泽阳即便是醉得迷迷糊糊一边推拒着一边嘟囔着要回家照顾妮妮,可在谭小飞的手攀上他下身的时候,他的意识清醒了一半。因为要照顾母亲和妮妮,彭泽阳实在是无暇去想那些事,而那晚深埋的欲望渐渐复苏,不管对方是谁,一切的情潮变得汹涌而难以抗拒。

而上下问题在彭泽阳反扣住谭小飞四处点火的双手将他翻身压在下时,答案便一目了然。没有什么前戏,这让谭小飞很痛,低沉的呻吟夹杂着几句“操”、“你他妈”之类的脏话,彭泽阳听来更加失去了理智。

这样的风流第二天必然是满屋子的震惊和尴尬,彭泽阳看着谭小飞惨不忍睹的裸体久久说不出话来。而谭小飞又有意捉弄彭泽阳,看对方的眼神极其幽怨,彭泽阳直说对不起。

于是谭小飞便正大光明地缠上了彭泽阳,要让他负责,可彭泽阳是直男,这让他觉得很荒谬。

(好晚好困 明天还有没有下文呢 这是个question.)






评论(1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