かわちやん

“那条路如果从一开始就不曾经过我多好”

欲说还休 【18】

好好看好好看啊啊啊啊提神醒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窒息了窒息了啊啊啊啊啊

Danno Tatsuya:

[    ×吴亦凡]


是虚拟攻 案件处理我瞎编的什么国际XJ什么跨国抓人什么的我也不知道国外法医能不能转XJ只知道中国可以x


您的好友【Danno Tatsuya】已下线


 


 


 


 


 


 


吴亦凡出来后,景璈拉了一下吴亦凡的手,发现吴亦凡手里有冷汗,还有些许令人不能轻易察觉的颤抖。


 


“别紧张。”景璈对吴亦凡说。


 


吴亦凡赶紧掏出手机给在医院里的同事打了个电话,问了沈佳宜的情况。那边一切安好,吴亦凡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景璈问。


 


吴亦凡对景璈说出了原委,然后被暂时拘留等待审讯结果。吴亦凡在拘留所里要求查看所有有关于案件的一切线索,景璈替他取来了有关证据和影像。


 


吴亦凡拆开厚厚的档案袋,倒出了里面所有的东西。吴亦凡的高中毕业照,凶手的两张影像,还有吴亦凡给景璈的一张影像,以及几张报告书和周边寻访的报告。死亡人员的解剖信息, 血液和指纹样本报告,未查明死亡人员和已查明死亡人员的一切信息。


 


一堆资料放在吴亦凡面前的桌子上,暂时被戴上手铐的吴亦凡不顾手腕的桎梏一张一张仔细的看着报告,景璈看他也不方便拿东西,就擅作主张给他打开了手铐。吴亦凡在他心里,已经暂时解除了警报。


 


影像被吴亦凡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手指重重的摩擦过高中毕业那张照片上Meryl的脸,Meryl站在第三排靠中间的位置,冰冷的面容仍是一丝表情也没有,小西装样式的校服服帖的穿在身上,已然是和第一张影像上是同一个款式。那时Meryl的头发还是淡淡的卡其色,人像太小,看不清Meryl瞳孔浅淡的颜色。


 


如果凶手真的是Meryl的话..外表文弱的Meryl,怎么会去做这种事,他的理由和目的是什么?Meryl关于自己的生活照,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偷拍的?优秀入Meryl,如果被逮到,那他的未来怎么办?他没有考虑过吗?是Meryl的家庭问题吗?还是Meryl有不能说的苦衷或是秘密,又或是心理疾病?


 


凶手已经从迷雾重重中穿出,可是跟随着而来的是更多的或大或小更加扑朔迷离的问题。


 


景璈和吴亦凡一起在拘留所里,拘留所四面只有一扇小窗户,灯光略有些昏暗。中途有一个警圌员进了拘留室小声的在景璈耳边传达着接下来会议的到场人员和主题,景璈却二话不说小声推掉了。


 


吴亦凡敲了敲脑袋,问景璈:“手机能借我用一下吗?”


 


景璈把手机给了吴亦凡,吴亦凡想了想输入了一个国外的号码。


 


“Hello, Maria. I'm Kris.”


“Yeah, I'm fine.”


“Well, I've been quite busy lately.Maria.”


“I have something I want to ask you for help. ”


“Do you know Meryl's cell phone number? ”


“Yes,Meryl Delano Yang.”


 


景璈见吴亦凡一口流利纯正的英语和电话里的人通话,电话里的人声音很大,一个很兴奋的女声。吴亦凡和她交谈完后没有再寒暄几句就皱着眉头挂了电话,好像努力的想着什么,又拨通了下个号码,说了几乎差不多的内容,然后又表情严肃的挂了电话。


 


“怎么了?”


 


“我大致..知道凶手是谁了。”


 


景璈拉了角落的凳子坐到了吴亦凡对面,跟吴亦凡平视。


 


“我高中的时候,有一个同学叫杨幼清。“吴亦凡把他高中那张毕业照拿给景璈看,指着Meryl并把三张影像放到一旁,景璈一一看过去,”他平时不怎么说话,但是成绩很好,很聪明。中美混血,在学校里很受欢迎。但他是同性恋,RH阴性血。”吴亦凡把血液样本报告拿给景璈看,事实证明连环碎圌尸案中前四人的血型以及小李和沈铭荀的血型都不是RH阴性血,只有在第四起碎圌尸案发生的时候现场发现两种血型,除了受害人的血型还有RH阴性血,经过排查并不属于在场任何人员的血型,还把阐述吴亦凡有可能是同性恋和凶手对吴亦凡有爱慕之情的报告摆到一旁,“我曾经看到过他看解剖方面的书以及各种案件解析,还有他在图书馆看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带着警圌局标志的案宗。”吴亦凡又把明显是老手作案的解剖报告拿给景璈看,“上学的时候,他还喜欢用古龙水。”第一起碎圌尸案的报告有古龙水的保鲜膜被吴亦凡指出给景璈看,“我上大学的后发现他和我一个学校,成绩也总是比我好。”


 


“你跟他..有什么特别的交集?”景璈一边在脑中过滤着吴亦凡说的话,问了一个很普通寻常的问题,一边又在担心着吴亦凡和杨幼清的关系。


 


担心..?


 


景璈在察觉出自己心中漂浮的莫名其妙的情感和脑中回荡着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想法时感到惊讶。


 


我为什么要担心?


 


“他平时不怎么说话,干什么都独来独往的,跟谁都不熟。我跟他也不熟,说话不超过十句,没什么特别的交集。但..”吴亦凡接着说,说了一半又听了下来,想着已经到这时候了,也没什么可不好意思说的了。


 


“但什么?”


 


听到两人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景璈在心里暗暗的舒了一口气。


 


景璈觉得今天的自己,很奇怪。虽然他也很莫名其妙他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吴亦凡和杨幼清什么关系干自己什么事?可还是为他们俩没有什么不正当关系表示庆幸。


 


“我刚到学校没多久的时候,去上厕所,听到..听到杨幼清在厕所里和另一个男生zuo圌爱。”


 


“他发现你了?”


 


“这个倒没有。”想起这件事,吴亦凡不禁耳尖有点儿微微发烫,好像那日动情的喘圌息声重新出现在耳畔。


 


“其他还有吗?”


 


“除了这个倒也没了。他身高和我差不多高,头发在上学那会儿是卡其色的,影像上虽然用帽子遮住了,但还是可以看出帽子底下的头发是黑色的,不是卡其色的。”吴亦凡又把照片和影像放在一起坐了对比。


 


“所以?你有多少把握凶手是他?”


 


“百分之..八十。因为实在是..我跟他不怎么熟。”吴亦凡跟景璈说着,变成了高低眉顺便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随着“熟”字的尾音落下,吴亦凡嘴唇还有点嘟嘟的,松鼠肌鼓鼓的。


 


景璈走神儿了,觉得吴亦凡这样子有点儿可爱,就像初中时看到身边的女孩子向男友讨要东西时撒娇一样。


 


撒娇..?


 


可爱..?


 


?!


 


景璈真的觉得自己今天实在是太不对劲了!


 


可是他没有时间去想这些,摇了摇头,把思绪扯回到拘留所中。


 


景璈打了个电话,随后一个女圌警圌员来取了吴亦凡的高中毕业照,过不一会儿又拿来了单独杨幼清的放大版和杨幼清的资料。


 


“刚才你在接受审讯的时候,有提起同性恋问题。你说杨幼清是同性恋,而且如果他真的是凶手,那么他做的一切事,都是在像你示爱。”景璈扫了几眼杨幼清的资料。


 


扑克牌和扑克牌背面的照片,摩斯密码,用鲜血写下的爱心和英文,还有那张放在吴亦凡柜子里的纸片。


 


等一下..


 


“你刚才是在找你原来的同学问杨幼清的电话号码吗?”


 


“是啊。怎么了?”


 


景璈拿过了手机,翻到了一个月以前的那条令人匪夷所思又令人感到好笑的信息。


 


“你不配。”


 


信息只有三个字,清清楚楚的在手机屏幕上。信息来源是陌生号码,按时间推论是女圌警的尸体被发现后的那天,当天晚上景璈和吴亦凡还一起回家了,景璈记得当晚他还梦到了吴亦凡。幸亏景璈没有及时删短信的习惯,不然还要多绕不少路。


 


“这条信息..当时我还以为是发错了的。”景璈说。当时在一切都不明了的时候谁都不会往这方面想。


 


那么说,杨幼清是把他当情敌了?不,应该还上升不到情敌的范围。那么还有那张纸片,沈铭荀已经死了,杨幼清显然是冲着景璈来的,让吴亦凡从多方面怀疑景璈。


 


吴亦凡思考了一下,没有问景璈,直接按下了拨出键,却和景璈的指尖相碰——景璈的想法和他一样。


 


吴亦凡的手指缩了回去,景璈按了免提和录音,电波通向别处的滴滴声一点一点的敲入两人越跳越快的心脏,撞击着一个多月以来紧绷的神经。


 


“滴——”


“滴——”


 


静的让人发慌的拘留室里只有手机还在不停的响,景璈和吴亦凡仿佛连呼吸都屏住了。


 


“滴——”


 


景璈另一只没拿手机的手手心出了汗,滑腻腻的。


 


“滴——”


 


吴亦凡把注视着景璈手里的手机的眼神飘到了景璈坚毅的脸上两秒钟。


 


“滴——”


 


眼看着这通还没拨通的电话就要结束。


 


“滴——”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


 


舒缓的女声从电话中传出,景璈立马挂断了没有给自己和吴亦凡时间放松神经就再次按下了拨通键。


 


“滴——”


 


手机里再次传出机械的声音。


 


“喂?”电话通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中性的声音。


 


“Meryl..?”景璈没说话,把手机放到了桌子上。吴亦凡将信将疑的问到。


 


电话的另一方从远处传来两声轻笑。


 


那是一种,带着点儿轻蔑的,又有点儿窃喜的笑声。


 


“杨幼清..是你吗杨幼清?”吴亦凡又朝电话里问到。


 


那边半天都没有回话。


 


“说话!”吴亦凡着急了。


 


景璈一下子拿起了电话,朝电话里怒吼:“我不管你是谁!现在立马回话!”标准的领导式咆哮。


 


电话里幽幽的传来一声哈欠声。


 


那边缓缓的开口,“这个号码的主人是景璈,那么Kris,你现在和景璈在一起吗?”显然是对着吴亦凡说的。


 


吴亦凡把电话拿了过来,“Meryl,我是Kris。”


 


“你终于发现了啊..”这句话间接的让杨幼清直接承认了自己是凶手。


 


“所有的人,都是你杀的?”吴亦凡以防万一,为了确保真实性又问了一句。


 


“是啊,所有。保鲜膜,刀片,水泥,脸皮,走错了的棋子,还有看错了的..沈铭荀。”那边的人徐徐道来,语气轻松地不得了,仿佛这一件件惊心动魄血雾弥漫的事情都不是自己做的,死不瞑目的人都与自己不相干。


 


“Meryl,你为什么要杀人?”吴亦凡问。


 


“因为想得到你啊。”就这么直接的说了出来,那边的声音带了点儿轻浮。


 


“你说什么?”虽然已经猜到了Meryl对自己有什么意图,但在亲耳听到的时候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景璈好像也对此感到略微震惊,但目前又无可奈何,只好紧皱眉头撑着双臂紧盯着拿着手机的吴亦凡。


 


“我说..想得到你啊。”


 


“你开什么玩笑,我不是同性恋。”吴亦凡还冲电话里干硬的笑了笑。


 


“没关系啊。”


 


“你不要妄想再伤害吴亦凡甚至更多人。”景璈对电话里说到。


 


杨幼清没理景璈,在他眼里,景璈就是一个在飙车时可以直接撞上的小小路障,根本构不成威胁。


 


“你现在在哪儿?”吴亦凡问电话对面的人,虽然他根本没渴望杨幼清会回答。


 


“在..”


“加拿大。”


 


“嘟——”


“嘟——”


“嘟——”


 


杨幼清就这么说了出来,没再等景璈和吴亦凡说话,电话就被挂断了。


 


景璈拿了手机用电脑查询了归属地,却显示的是归属地未知。


 


当景璈正飞速的转动着大脑考虑接下来怎么办的时候手机收到了来自加拿大的定位,来自杨幼清的定位。


 


 


 


 


 


 

评论

热度(53)

  1. かわちやんDanno Tatsuya 转载了此文字
    好好看好好看啊啊啊啊提神醒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窒息了窒息了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