かわちやん

“那条路如果从一开始就不曾经过我多好”

七月


昨天,吴亦凡又去看了海。


温热的风吹拂他黑色的短发,像极了朴灿烈的手。就像夜深了,海水失去了它的碧蓝,浪花失去了它的洁白,吴亦凡失去了朴灿烈。


平躺在海滩,枕着软软的细沙,像枕着有朴灿烈的梦。吴亦凡开始记不清他的脸,脑海里只有无声的画面。

他就这样沉沉睡去,第二天阳光将他吻醒,却让他觉得无所遁形。


他沉醉在三年前的离别,他说如果你原谅我,就到这里找我。
起初他终年等在这里,盲目也快乐,
而如今大海翻涌,他已忘记了深浅。


清晨,水温凉得很,吴亦凡还是无聊地向海里走去,看着他的脚掌一点点被淹没。

走到深处顺势游了一大圈才上岸,回来看见有年轻的情侣戏水,就像灼热的空气,令人不适。

他没再多看,径直往回走。


海风一吹,吴亦凡打了个寒战,一条毛巾忽然盖在了他的头上,他回头看去,不相信是那双记忆深处的眉眼。

他愣愣地看着朴灿烈扬起的左边嘴角,弧度温暖得仿佛在揉捻一片夏日的樱花花瓣。


朴灿烈看着吴亦凡,用三年前恋人的口吻说:



“七月快乐。”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