かわちやん

“那条路如果从一开始就不曾经过我多好”

兴奋剂

澄下凡辛苦了

Danno Tatsuya:

[Underground Rapper × Star Producer]


*ABO


*Secret歌词来自 @かわちやん  原创勿喷勿盗


『相遇』


『暂时标记』


『标记』


『与你』


『惊喜』


扒出来这篇文把最后两章补了 土哈第一季的时候写的 经历了一年发生了很多变化 所以可能会有个别地方戳雷 唯一不变的地方时本文仍是大型无脑小白文现场 介意慎 在第二季播出前发出来了 希望第二季大家能继续给吴制作人撑腰

呜呜哇哇哇哇哇!!!

咖喱小王子:

预警预警预警
r18
感觉巍澜真的很适合五十度灰
配上bgm:
not afraid anymore

危险通道

好棒好棒!!澄大回归!!

Danno Tatsuya:

原创攻







“哎班长班长,今年特种兵大赛你最看好谁啊?”检录结束以后,后勤部新来的士兵抓住老班长就问。


“我啊,褚骁吧,毕竟红三代!打小儿基因就好,不服不行!”老班长脸上写满了佩服与羡慕,“你刚来不知道!前两年褚骁赢得那叫一个风光!”



“我倒是觉得内边儿内几个还不错,就内个吴亦凡,瞅见没?听说来头可大了!”路过的一个小兵听到老班长说这话,放下东西一脸正义模样,“红三代怎么了?红三代说不定还孬种呢!”



“去去去去去,我看你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老班长往小兵头上拍了一巴掌。



“切。”小兵搬着东西走了,临走还不忘冲老班长做个鬼脸。








吴亦凡坐在河边擦着枪,心中盘算着该怎样取得这场存活赛的胜利。比赛场地是大家都没有去过的地方,人也是他不认识的人。各个军区的第一名才有机会踏入的生存赛已经检录完毕了,另外来自另外二十九个军区的另外二十九个人从吴亦凡放下登记用的笔那刻就变成了敌人。



熟悉又陌生的血腥味萦绕在他鼻尖,昭示着一场厮杀正倒数来临。



“怎么样,紧张吗?”这次总负责的大队长拍拍褚骁的肩膀,抽了根烟给他。



“紧张?紧张什么?”褚骁接过烟却没抽,顺手别在了耳朵上。



“看来对自己能拿到三连冠挺有信心的啊。”队长抬眼看着褚骁笑笑。



军委人人可以不知道褚骁,但人人肯定都知道褚骁的爷爷。毛润.之眼前的红人,中国的江山都有他一份,祖上传下来的好基因,到了他爹这儿倒也没给作践了,哪次要给祖国做贡献,褚家肯定上前打头阵,到了褚骁这儿,没给老褚家丢脸,小小的孩子军区大院疯跑,到了年龄就入伍了,跑特种部队一跑就是七八年。这是他第三次参加全国特种兵大赛,前两年的卫冕虽然证明了褚骁这个红三代不是孬种并且让人觉得他会把他老子拍死在沙滩上,可是褚骁都觉得这胜利来得有点儿得心应手了,说的是江山代有才人出,这两年也确实没人能赢过他,他巴不得来个有实力的和他一较高下拼个你死我活。



小伙子年方二五年少有为,长相英俊剑眉星目,姑娘没谈过几个,军中的爱慕者倒是不少。



吴亦凡早就知道这儿会有个厉害角色,但是兵来将挡水来土遁,管你是谁的儿子孙子,到了这儿大家都一样,别吓得屁滚尿流就好。



集合通知从广播中放出的时候直升机也到达了这群精兵的所在地,吴亦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物资,把匕首插进军靴后大步流星地向直升机走去。



“哟,又见面了啊。”褚骁第一个到达直升机前,看到去年惜败给自己的邻区战友后倍感亲切。



两个人上去一拥抱一握拳,“是啊,怎么着,今年我可不会再败给你了啊。”



“那可完了,今年你已经在本人的准星下排队了。”褚骁笑笑。



“褚骁······”吴亦凡心里默念褚骁的大名。



久仰大名。



宣布完注意事项以后上飞机,每个人的定位仪都已经绑到了手腕上。



“三十个人里面只有一个能活,真枪实弹不许打中对方致命部位,违反规则后果自负。”吴亦凡脑中迅速过了一遍长官在临行前对他们说的话。



规则很简单,弱肉强食的世界,猎物的互相厮杀。



去向比赛场地的这不到十分钟是最漫长的十分钟,机舱内静的可怕,每个人都一言不发,时间仿佛被拉长了般一分一秒都走得尤其慢。褚骁把耳朵上别的烟拿下来揉碎,把烟草放进嘴里细细咀嚼。苦涩辛辣在舌尖炸开,大脑熟练的将另外二十九个人的资料过了一遍,并且把接下来的计划布置好,等待着比赛的开始。



每次比赛都会有不幸的人,受伤的,残疾的,但是既然踏上了这条路就不会再有回头路。



机会不总对一个人有利,但褚骁无疑凭借自己的实力成为了这两年的佼佼者。



直升机向目的地快速飞去,狭小的空间内每个人都默默打量着其他人,顺便让肌肉回想起膨胀燃烧的感觉。



吴亦凡摩挲着靴子里的匕首,一个一个打量着靠着机壁坐着的士兵。



“距离目的地还有三百米。”猎豹放出兽笼的指令即将发出,战火一触即发,硝烟首先在小小的直升机内燃起。



“三。”



“二。”



“一。”



降落伞在空中炸开,第一个特种兵被放了下去,命运未知,前途未卜。



直升机在森林、河流、海滩上盘桓,一个个特种兵被放下落向自己的战场。



褚骁把最后一点烟丝放到嘴里使劲咀嚼,不能再清醒的头脑早已明白自己将去的地方。



“29号,褚骁。”



“到。”



褚骁站起来开始整理自己的降落伞包。



“你,”褚骁站在机口敲了敲机壁,对着直升机里仅剩的吴亦凡说,“加油。”



他的声音被风声淹没,随即没了人影。



吴亦凡没说话,抬头看了他一眼目送着他从飞机上一跃而下。



吴亦凡发誓他这辈子没见过这么欠揍的表情,看起来好像是给他加油,但是那个失败的挑眉和不屑的语气好像在说弱鸡你可千万撑久点儿。



白长了一张这么帅气的脸。



“嚯······”褚骁收起了自己的降落伞,不可抗力因素让他在降落的时候踩了一脚泥。



“出师不利啊······”褚骁悻悻地收起自己的降落伞,顺便抬头看了一眼直升机掉头去了南边的地方。



吴亦凡站到机口,望向脚底的高地,不幸的是他所视范围内并没有水源。



“上帝保佑。”他在心里默念。



大家都是有备而来,但上帝不会眷顾所有人。



生存游戏,正式开始。



三十个来自三十个军区的精兵被分布在各个据点,摄像头被安插在肉眼看不到的地方监视着这三十个人的一举一动。



“有人开始行动了。”监控室里围坐着数十个衣装严整的军官,各个面前都摆放着十个显示屏。



“注意监视每一个人的动态,如有犯规,立刻出局。”苍老的声音在整个监控室回荡。



吴亦凡收起自己的降落伞,顺便飞速扫视周围的情况。



一片荒地。没有遮挡物,没有水源,没有树木,远处也没有其他人。



虽然显然被暴露在了众人的视线下成了典型的靶子,很可能当他还被捂在降落伞里时就会有人一枪打到他的肩膀上让他立马出局,不过倒也好附近没有可躲人的地方,反击也轻而易举。每个人都配备的有以防意外来替代实弹的水弹和颜料弹,不过是否承认出局还要看对方是否具备一个特种兵应有的素养。规则就是这样,你不敢冒险,下一个出局的就是你,你不敢承担责任,下一个离开的就是你。



吴亦凡拿好自己的枪,作为一个士兵永远不能忘记枪才是自己唯一的伙伴与永恒的武器。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冷兵器下骤然消逝,掰弯的枪口并不能证明有朝一日这个世界会重归和平。当不平等来临时言语是最没用的辩白,只有枪和刀才是保护自己的最有利工具。



他大步往北走,兜里的指南针随着他的跨步而左右摆动。必须先找到水源,生存法则第一条,没有水源即是出局,所以在没有找到固定水源时他不能耗费太多体力来消耗现有资源。



正午十二点钟,坐标117.2°E,42.8°N。
吴亦凡,编号30。



褚骁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手上和额角的油彩也被蹭花一片。



“太他.娘的热了。”他心里默默骂娘,无奈地看了一眼西北边的大太阳。



解决敌人的同时首先要学会自己生存,不然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一味地拼命只会成为胜利者的祭品。



刚刚跳伞的时候褚骁没有看到水源,但恰巧自己被分在了零星分布着几棵树的沼泽地。



大约是因为特种兵大赛的缘故,这一片的树被零零星星的砍得不剩多少了,刚刚踩得那一滩泥现在也快因为太阳辐射和越来越高的温度干涸成块。算是幸运也算是不幸,每一颗树上都分布着各种各样致命的机关,谁也不知道危险什么时候到来。



褚骁丢了一个小石子但离自己比较近的树干上,并没有预想中的机关启动,褚骁走近了从包里掏出匕首一下一下将树干砍出一个大口,一点点水流将树干浸湿。



“Lucky。”褚骁道。



正午十二点中,坐标117.8°E,43.2°N。
褚骁,编号29。






TBC

【场景脑洞】我想你。



程蝶衣立在空荡荡的戏台上,醉醺醺的。眼神深沉又空白,兴致似也极高,嘴角含春,一双兰花指捻得恰好,身段比清明时更添几分媚态,真谓是柔香软玉,叫人又怜又恋。


见他提起手腕子抹了个转儿,中指指腹在空气中轻轻一点,云娇雨怯,像是要点在谁的心头。旋即侧身,开口唱起《霸王别姬》中烂熟于心的唱段。


只这双人的戏码怎的教一人独演?蝶衣不以为意,好似心间有师哥与他对唱如流,好不快活。若是外人看得,定叹之疯哉魔哉。


蝶衣正踏着碎步唱得投入,抬眼便见小楼一身素衣从上场门走了上来,当下却也不问他从何处来为何要来,只还投情于戏中拉过小楼接着唱。


他所有的回忆、思念、妒火、怨恨在这一刻只化作一个战战兢兢的、虚假的梦,眼前实景权当心尖之人入梦来,自我催眠,不敢承认现实的不堪。


因为来了就会离去,戏台下的师哥永远不唯他独属。这种“永远”仿佛植根在他潜意识里,就好像年少时他也曾真真地认为能和师哥唱一辈子的戏。


所以他宁愿把眼前此景当做一个醉酒的梦,仿佛他们就能这样咿咿呀呀地一直唱,一直唱,绮丽繁华永不老去,谁也不与谁分离。




#

【撒谎的幻想】



当我走进这最为熟悉的地方,即便是空无一人布满了灰尘,可那些灵魂最深处的记忆还是会铺天盖地般涌上来。

我就像一个濒死的蚕,所有的痛苦快乐欢欣失落,都在这逼仄的空间里无形而迅速地包围缠绕了我,


窒息,压迫,无所遁形。


当我缓慢而沉默地收拾着自己最后的东西时,我觉得我的脚底好似悬空着,脑袋也空空的。

每一步都好像踏在空气上,双腿发软,心底也惴惴地没有着落,仿佛时刻会跌落般惶恐不安。

我怔怔地把属于自己的东西一件一件地放进自己不大的背包里,然后没有意识般拉上和外面天气一样冰凉的拉链。

那时我知道,我在这里的一切痕迹都被自己亲手拂去,曾经幻想过的永远在一起的美好心愿,也都变成了堵在心口的谎言,随着拉链缓慢的封锁,全部消失了。


回忆这种东西 在清醒时就像刀片划伤手心,又疼又无法攥紧。

可在睡梦中又是能让人安眠的催化剂,仿佛让能让人回到最纯真快乐的年代,重新经历每一刻的最欢愉和最开怀,重新享受没有任何烦恼和后顾的暗恋,重新感谢你真实地存在在我左边,对我笑,和我吵闹。

重新甜蜜到极点、拥有到极点,忘却了现实所有的痛苦和悲哀,然后是躲不掉的醒来、溃散,再一次次怅惘多于释然。



我花了七年才敢承认我不会拥有你,那么和你道别,到底还要用多少时间呢?


#

可爱死了可爱死了嘤嘤嘤嘤嘤

钢铁豆嘎咸:

首页准备好了,我要开始暴风更新了!!

这是百五粉点图 @零下19 大兄弟点的虫铁

梗是:“活力四射的小虫用热情融化托尼的保护壳”

我真的想了很久怎么搞

方案一:暗恋者小虫一直坚持不懈每天送小礼物

方案二:把托尼当成杆女装跳舞💃的小虫

但觉得不够毒

于是就是现在的方案三了
“小太阳虫用他火热的爱照耀托尼的每一寸肌肤”

哈哈哈哈哈哈哈
觉得自己超棒棒的

是非常窒息了!虫铁聚萌!!!

-I-R-O-N-:

甜到飞起的虫铁!

——你为什么要在采访得时候接电话?
——因为是你打来的啊。

这一发虫铁不吃,
对得起谁啊我!!!

甜到飞起甜到上天甜炸了好吗!
妮妮超宠的啊!各种宠溺盯花式夸啊!
啊啊啊让我死一死我要看电影啊电影上映我要刷十遍!!!

盆友们,难道这份安利,你们不吃吗!🙊摔在坑底摔得死死的一点不想上来!
嘤(*/ω\*)

【两个视频的av号:11690944 11758306】


想让吴老师教我拉普!想哭得不行!

哇得一声就大哭了出来

亦凡老师能说一句教我吗

哪怕是骗我的都行QAQ

自抱自泣了

有会拉普的小姐姐吗

没有的话我明年再来问一遍👋

【呜喵】【Leoris】年下养成小剧场!

*私设重如山

*一个粗糙到天际的脑洞

大致就是紫发妖孽凡凡捡了一个还不太会说话的小娃娃 当时小娃娃看到这么好看的大哥哥惊呆了 沉浸在凡凡的美颜盛世中不能自拔 可喜欢吴亦凡了 天天顺着凡凡腿往上爬要亲亲抱抱 凡凡给小娃娃起名叫吴磊

然后吴磊长大过程中一步步喜欢 爱上凡凡
然后一步步向凡凡示好


最后把凡凡吃干抹净的故事😀😀😀

——————————————————

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脑补一下紫发凡凡在船上被酱酱酿酿我就呜呜呜呜呜呜鼻血三升大哭不止😭😭😭😭😭

觉得这个脑洞甚好了我我我我有时间给他扩写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Danno Tatsuya 终于弄(得很粗糙)好了好方